拈花不语

人生的真相就是:生命终将是一个人!

发布时间: 2013-04-05 07:37
既然没有经历过60年,没有下放过农村就不要谈60年。现在最新版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史》已经承认60年为非正常死亡,而不再说是自然灾害。其数字是1700万至2000万,尽管这个数字是保守的,也算是羞羞答答的承认了。我所下放的村庄村民说死亡超过四分之一,青壮年人死亡最多。我的房东女儿饿死,尸体放在屋子里隐瞒不报,为的是可以到食堂多领一口饭(实际就是稀面水)。有的一门死绝。李亚南说他老家一个村子全部饿死。任学龄说两个姐姐都是为了他饿死的,为了保住一个男孩。在她母亲面前不能提60年,一提起就哭。为了两个姐姐,母亲眼睛都哭坏了。 陈登科1983年来阜阳参加淮河笔会,大会上发言说他当时在亳州,妇女普遍子宫下垂,裤裆里一大堆,当时不明白怎么回事。62年以后不治而愈,后来才知道都是饿的,气血虚脱。 和平年代,没有大的自然灾害死亡那么多人,古今中外没有。为什么会有60年?这就要追溯到毛搞的1958年的大跃进。对于周恩来领导国务院定的经济指标,他说离右派自由五十步,他亲自出马领导经济。我小时候住在学校 院子里,那时学校也不上课了,白天夜晚炉火冲天,大炼钢铁。农村也炼铁,铁锅都砸碎,亩产天天放卫星,。。。毛的头脑发昏,谁的话也听不进,。。。 这笔账不算,不敢正视历史,生活在谎言和愚昧里的国家没有希望,中国真正的历史不大白于天下,毛的罪恶不清算就永远没有希望。如果不是毛亲自批判安徽的张恺帆、李世农,说他们是安徽的彭德怀,安徽的大饥荒就不会延续那么长时间,死的人就会少一些。如果不是批判彭,庐山会议能听取彭的意见,全国性灾难死亡至多到1959年。实际1959年农村已经出现饿死人现象,我小孩的一个保姆说饿死人都是说59年60年。所以说三年灾祸毛要负最主要责任。 1962年七千人大会,刘少奇突然脱离毛定下来的要继续大跃进的讲稿,揭出农村问题真相,提出必须解决农村面临的问题。毛非常被动,会议形势急转直下,各省市领导开始讲真话,其后毛的错误开始得到一定纠正,一直到62年,毛不得不退居二线。这些现在的公开出版物也已经形成定论,七千人大会的专著也已经出版,尽管很不全面,仍然有所隐晦,但基本脉络可以看出。 1962年以后毛不得不退居二线,在刘少奇、周恩来、陈云主持下,经济形势开始好转。但1963年毛又跳到前台,讲阶级斗争,我那时正好上初中一年级,天天学习文件,正常教学1963年已经被打乱。在初中生,13、14岁孩子里竟然能揪出反党集团,在电影院里五花大绑开判决大会,这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事,其后愈演愈烈。。。。。你说官方那一套能骗了我们吗? 我生在城市,小学时期又有一半时间在农村。因为我母亲长期在农村学校教书。1958、1959年、1960年都在农村上学。农村当时也大炼钢铁,大跃进,也是昼夜火光冲天,农村学校教师也要参加。其实1958年、1959年粮食还是丰收的,一是谎报产量,粮食高征购,交的太多了。二是大跃进大炼钢铁,不准农民回家,有一部分作物得不到及时收割,庄稼烂在地里。最可怕的是毛搞的人民公社大食堂,这是毛的一大发明,有没有粮食都吃不到,农民家庭不准留粮食,都被集体搜刮走了。学校教师虽然有商品粮供应(已经大为减少,甚至供应棉饼,吃下去解不出大便。但是还是比农民强),自己也不准烧饭。安徽张凯帆就解散大食堂一条就救了无为人民,其实他当时手里也没有粮食。毛亲自点名批判,说他是安徽省的彭德怀。由于是毛亲自点名批判,张直到80年代才平反。 这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荒唐事,匪夷所思,所以有人不相信,不理解也是有理由的。 我现在碰到熟悉的老同志,就动员他们尽力把真正的历史留下来,不要老想出版,那些能够出版的也未必真有价值。但是不少人仍然心有余悸。如果不留下真正的历史,下一代不知道,薄熙来似的人物搞极左就能够得逞,历史还会重演,灾害还会重演。但是毛的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把人们搞怕了,许多人不敢写,或者认为没有必要。 崔波回复:我刚上初中的时候,第一天就是全体学生徒步开拔,到界首南部的一个叫龙王庙的村里帮助春耕。大家都热情似火,以为到了那里必定受到贫下中农的夹道欢迎,还有老大娘往手里塞鸡蛋。然而一到龙王庙,大家都傻眼了,迎接我们的只有几只饿的眼睛发绿的野狗,发出狼一般的嚎叫,胆小的女学生吓哭了。陪我们来的陶庙公社干部说,这个村里子的人几乎全部饿死了,只剩下一个老头和一个小男孩,没有劳动力,天地荒芜,才请我们来帮忙耕地……

评论